民法典拟删这项规定,不等于为“被结婚”背书
▲资料图 图为一名女士因身份证丢掉而被挂号成婚。 民法典起草又有新动态。依据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三次审议稿第828条第4项规则,以假造、变造、冒用证件等方法骗得成婚挂号的婚姻无效。但草案在12月23日提交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审议时,宪法和法令委员会经研讨,主张删去该项规则。这引发广泛重视,在网上,有很多人以为,删去该规则不利于遏止日子中“被成婚”现象。 所谓“被成婚”,望文生义,就是在当事人一方蒙在鼓里的情况下,被别人冒用自己的信息挂号成婚。在现行《婚姻法》中,清晰的无效景象仅包含了“重婚”、“有制止成婚的亲属联系”、“婚前患有医学上以为不应当成婚的疾病,婚后没有治好”、“未到法定婚龄”等四种。 而“被成婚”,并不归于法定无效景象。依据最高法有关司法解释,吊销成婚挂号,只能“请求行政复议或许提起行政诉讼”。但关于无辜的“被成婚”当事人来说,打官司花钱又耗精力,无异于“二次损伤”。 假如在民法典婚姻家庭编中的婚姻无效条款中,直接将“以假造、变造、冒用证件等方法骗得成婚挂号”归入,对堕入“被成婚”费事中的当事人来说,似乎是个“一了百了”的好办法,至少免去了打官司的奔走之苦。 不过,这种“一刀切”的做法,也会带来“后遗症”,让一些特别景象下的婚姻联系“根基不稳”。比方,一方意外丢掉身份证件,两人又着急成婚,只好“兵行险着”,假如“一板子打死”,直接确定两边拿着不合法证件成婚挂号为无效,明显就过于草率。 事实上,因重婚、未到法定婚龄等景象下的成婚无效,与这种挂号方法“不合规”的成婚无效,两者有着本质上的差异,不应在立法上相提并论。 民事的归民事,处分的归处分。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删去了该条款,并不意味着对“以假造、变造、冒用证件等方法骗得成婚挂号”束手无策。 民法首要调整的是相等民事主体联系,损害社会行为则是行政处分法和刑法的规制规模。假造、变造、冒用居民身份证,本质是一种波折社会办理次序的犯罪行为,依据刑法规则,一般“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、控制或许剥夺政治权利,并处分金”,情节严重的“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分金”。 已然有了处分之道,就没有必要再在民法上“弄巧成拙”。 审视“被成婚”乱象的本源,并不是婚姻立法有“真空”,而是公民身份证件信息办理和婚姻检查挂号上“先天不足”。 比方,有的是公民不小心丢掉了身份证件,导致个人信息走漏,为不法分子使用;有的是民政部分未来得及全国联网,查询到其他省市信息,导致呈现重复挂号;有的是民政部分内部挂号过错,没有履行好对当事人所递送资料进行方法检查的责任。遏止“被成婚”乱象,加强身份证件办理、严厉婚姻检查,远比立法载明骗得成婚挂号无效管用得多。 当然,有的部分也需求改善服务、疏通行政复议途径,让“被成婚”过错得到自我纠正,而不是让当事人四处受阻。 民法乃国之大法,立法须慎之又慎。凡有观念磕碰、草案增删,也是在所难免。但民法并不是全能药丸,遏止“被成婚”乱象,仍是依法交给职能部分为妙。 □吴真晗(法令学者) 修改 胡博阳 校正 柳宝庆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